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凶宅体验官_ 第四百八十二章 出事-

时间:2021-05-03 13: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肆北红尘小说凶宅体验官 第四百八十二章 出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和苏幽的谈话并没有谈多久,在她临走前我才感觉到原来还有玉姨在。刚才忙着聊天都把她给忘了,但我并不是有什么富贵身份的人,没有多去注意她也并不是什么过失。让我颇为奇怪的是自己居然没有注意到她,看着桌子上的茶水还是热乎的暗道了一声自己最近可能是太紧张了才会导致一些人和事都没有去过多的注意。

    话虽如此,我并没有自责,毕竟要是我在面对苏幽的时候随便乱看反而是让苏幽感到不喜。刚才的一番话聊完,感觉她还是挺满意我的,我也知道了茅家有帮我的心。

    茅会芯送她母亲出门后回来直说我很讨得她母亲的欢心,还说只要这么下去我肯定可以入赘他们茅家......

    对于这个小丫头我可真的是头大,分明是知道我们两个现在是假装的却偏偏每一次都要和我认真的说在一起的事情。我现在已经没有和她继续去辩解了,因为辩解了之后下一次她还是会继续的来说,所以就没有必要浪费口舌。

    今晚我自然是睡沙发,茅会芯睡房里。她说为了要看到我她要开着门,说看着我能够很好的入睡,结果我一下子就给她关上了门。这并不是我受不得别人看,而是她要在房间里面换衣服......

    对我痴迷到想方设法的调闹我,对此我也是无奈。要不是今天早上看到她的印堂上有着鬼留下的气息在,我早就以为是撞了车把她的小脑袋瓜子给撞糊涂了。我这种不是特别高大不是特别帅的人在人群中颇为让人在意的可能就是残缺了的手臂,几乎没有女孩子一看到我就对我爱得死去活来,做梦的话应该有。这不是我妄自菲薄,是很现实的问题。

    我没有睡意,现在音舞深的情况未知,想要了解她的情况除了从韩家人入手就是从小时的嘴里知道。小时明天不出意外的话就会醒来,到时候我就能够知道当天晚上他们在进入了韩家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身手这么好的两个人遭受了韩家的抓拿。

    如果说我进去韩家被逮住是很正常的,可是小时和音舞深是我从一开始到现在看到身手最不俗的人。在这种前提下被逮住,可以想象其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不然凭借他们的身手足有逃离的本事在。

    想着,我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白天有休息过并不代表消除了一切的疲惫,这一觉睡得出奇的舒服,就像是白天所睡着的情况一样。有没有做梦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因为睡熟了的缘故才会如此。不过我是道士,并不是普通人,一觉起来后我感觉好像我所在的这个大厅变了,眼中可见的空气中多了一缕缕的淡黑色黑气,这一下我知道了自己现在没有起来,而是做了梦了,一个有鬼参与的梦!

    在人睡着意识薄弱的时候稍有本事的鬼就能够进入别人的梦中,不是特别厉害的鬼隐藏不了自己的鬼气,比如我现在面前有着的鬼气就是鬼所留下的。若是鬼的本事厉害,他们会隐藏起来自己的踪迹,起码不会像我现在眼中所见到的那样有着鬼气的浮现。不过能够进入拥有道气的我的梦中,对方的能力应该也不是普普通通。

    琢磨了一下我并没有打算从这个梦境里面出去,而是感受着梦中世界里面的鬼气。这个鬼气的气息比之前在茅会芯感受到的要好感受的多,毕竟现在我梦中的整个世界都是这些鬼气都建造出来的。感受了一番,这种鬼气的味道我并没有记忆,不过好像又觉得有些熟悉,感觉像是之前在茅会芯印堂上感受出来的那样却貌似又是更加的久远前。熟悉而陌生,陌生而熟悉。

    “能够进入本道的梦境自然是知道本道身为道士的身份,既然来了又何必藏头露尾呢?”我的心中有所疑惑,在想不出来的情况下就直接朝着空气说出了一声。

    我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是谁,将要对我说出来的话有着什么样的回应。可就在我的话音刚落的时候,梦境中我眼前的鬼气消散了。为此我眉头轻皱,玄武驱邪咒蓦然而出,整个人回到了现实,张开双目,在面前的才是真实的世界!

    随着刚醒来,我看到了正快速的冲出了阳台的一缕鬼气,这是鬼所遗留的一小部分,可惜两步快速的过去并没有捕捉到,在走出了阳台之后已经没有看到任何的鬼气存在和鬼的存在。

    可惜是在所难免的,可是我也是相信了这间房子里面是真的有鬼过来的。对方连我这个道士的梦都敢进入,不得不说胆子还是挺肥的。要不是我的手段不多,早就在梦中把这个鬼给消灭了。

    说起来我现在的本事确实有待提高,邪祟离身咒的手印我单手的情况下已经练习得很熟,现在只要是好好的念出来就能够使用。不过和玄武驱邪咒一样,邪祟离身咒也是对人的身体使用的,两者不同的是玄武驱邪咒达到的效果是消灭,而邪祟离身咒是剥离。要是身体里面有着鬼气的残留,使用邪祟离身咒就能够把鬼气给剥离出来。只要是得到了某个鬼留下的鬼气,便可以依法去以一斑而窥全豹,只是凭借着我现在的本事可还没有这种窥探的本事,能做的就是剥离有着的鬼气去寻找那个鬼的去处。

    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多,我醒了茅会芯都没有醒。确实,这丫头昨天累得不行,好好的睡一觉也无可厚非。

    在这丫头起来后好一顿的要和我亲昵,还说不抱抱就不起来,我一个大直男懒得去搭理她。又不是有伤有病的,好好的一个人为啥要抱抱才能起来呢?奇怪。

    吃了东西后我们就去看小时和林悦欣,可好巧不巧的就在下去的电梯里面遇到了茅一沅和周鸣逡。茅一沅还是和昨天那样的妖娆,甚是引人注意,而一旁的周鸣逡还是那样的瘦瘦高高一副肾亏了的样子。

    “听说昨天你们在韩家那里可是出了不少的风头,也难怪今天见到三姑都不叫一声了。”茅一沅看着我和茅会芯眼中有些审视的味道,兴许就像昨天一样看出了茅会芯还是完整的女人,眼中有些不屑。从话里可知她是知道了我们去韩家交换人的事情,不然不会这么说话。

    我的注意力并不在茅一沅的身上,因为这个女人太不一般,来自于成熟的女人的调侃我不见得每一次都能够应付的下来。正好一旁的周鸣逡带着不屑的余光看向我,我并没有理会他们,就搂着茅会芯在一旁。

    难得的是面对我们的不回复茅一沅倒是没有生气,而是在一旁“呵”的一下笑了一声,带着不屑一顾的味道在。很显然我和茅会芯不搭理她有让她生气到,可她并没有发作出来,而是把生气化作了不屑的笑意。

    随着气氛的一度尴尬,在下一层有人上来后方才有所缓和。

    上来的人也是茅家的人,不过地位貌似不高,在进来之后跟茅会芯他们都有礼貌的问候,进入电梯以后也是淡淡的站在一旁。有此可见茅家的主家还是有得到尊重的,该遵守的规矩还是有所遵守。

    我们在到了医疗层的时候下了电梯,茅一沅和周鸣逡还是继续往下,在出去后我并没有去注意他们。既然大家没有能够有所交集那就无需去理会,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去理会他们的心思。

    让我有所奇怪的是在我们到了医疗层的时候,眼中可见的一些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我们的身上。在茅会芯经常在家中来看,她的美貌和地位让她出现能够引起一些族人的注意力不假,可是很显然现在我所看到的这些人把目光看向我们并不是单纯的因为茅会芯和我这个外人,反而就像是我们出了什么事而看向我们一样。

    一个前台的护士看到我们出现后急急忙忙的就过来,脸上还带着一个亮眼的巴掌印,哭诉着,“三小姐......”

    看着那个护士激动的样子,茅会芯和我相视了一眼后安抚着护士疑惑道:“慢慢说,怎么了?”

    我也才注意到这个护士貌似是负责看着小时的护士,很显然,这是出事了。这么一想我的心中一紧,没有听那个护士说话,直接快跑到了小时的病房,推开门一看我心中的瞬间起了浓郁的怒火!

    确实是出事了,小时所在的病房被人为的破坏过,地上还有一些没有收拾好的痕迹,一个护士正在用拖把清洗着地上有着的鲜红。这些鲜红可不是红墨水,嗅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不难知道这些红色就是鲜血。

    小时现在正昏迷了过去被两个医生缝着身上裂开的伤口,在一针一针刺过他的皮肉的时候他还没有痛呼,因为他已经昏迷了过去,只有胸腔上轻微的起伏证明了还活着。

    我忍着心中的怒火平静的走过去,看着小时本来有着伤痕的脸上多了两个依稀可见的巴掌印,没有感情的轻声道:“谁做的。”

    毫无疑问,小时是受到了别人的伤害才会有如此的情况。看着他的样子我心怜的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他浑身触目惊心的伤势简直可以说痛在我身。本以为来到了茅家他会好过一点,起码能够好好的养伤,可曾想才刚刚过去了一夜,他有被伤害,被缝合的伤口又再度裂开,两位医生一针一针的缝合着他的皮肉如同刺在我心中一般。

    或许是怒到了极致吧,我异常的平静,没有那种杀人的愤怒,而是一种没有了感情的淡漠!

    那两个医生一开始并没有在意我,现在听到我没有感情的话语稍稍有些发愣,两人相视了一眼后没有给我做出回复,而是继续给小时治疗。至于那个那个拖地的护士也早已进去清洗有鲜血的拖把,他们不敢向我说出回应。

    我并没有生气,平静的内心也知道他们的难处。他们虽然都是茅家人,可是难免会和一些人有地位上的悬殊,那个打了小时的人他们惹不起,因此也就不敢跟我说些什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