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他和他的猫(娱乐圈)_ 邻居-

时间:2021-03-02 13:4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拾意小说他和他的猫(娱乐圈) 邻居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门内的周轼也一脸懵逼。

    顾荞安扯了扯僵硬的脸部肌肉,“那个......好巧......又见面......哈哈哈......”

    周轼:“......”论阴魂不散,没人比得了这位。

    顾荞安:“我是你的新邻居,今天刚搬来。”

    周轼:“......!!!”并不想跟你做邻居。

    顾荞安指了指手中的蛋糕,“我做的甜品,以后请多关照。”

    周轼:“......”甜品根本贿赂不了你爸爸!

    等等!

    “今天刚搬来”“以后请多关照”难不成这位也是来求上位的?

    周轼狐疑地瞪着他。

    这段时间,他被这些小艺人骚扰得够呛。

    前车之鉴鉴鉴鉴!他现在草木皆兵,什么都往那方面想。

    周轼清清嗓子,正打算严肃而不容置疑地拒绝,想说的话刚冒了个尖,就被一声尖叫打断。

    “啊啊啊啊啊!牛奶糖!”

    周轼被吓了一跳,顺着他的视线往后看。

    原来看到自己的猫。

    他的猫很漂亮,看到的人无不称赞,他颇为与有荣焉。

    只是牛奶糖什么鬼,他的猫,大名——雪球。

    顾荞安的视线完全被牛奶糖黏住了,把蛋糕往周轼怀里一塞,下意识地朝牛奶糖走去。

    周轼嫌弃地拎着蛋糕,十分不爽,讨好爸爸不成就讨好爸爸的猫?

    你也就这点小伎俩。

    爸爸的猫是你能撸的吗?

    周轼领养雪球一年,除了跟他亲近,其他人休想靠近。

    他冷眼瞧着,等着高冷的雪球甩他一脸猫爪子印。

    下一秒,他愣住。

    现实与他所预期的大相径庭。

    ——雪球一跃而起,稳稳地落在顾荞安的怀里,猫脑袋甚至还在他的颈侧蹭了蹭。

    周轼瞪大了眼睛。

    雪球竟然对一个外人这么热情,它都没有对我这么亲热过!

    啊不,这不是重点。

    雪球怎么会对一个外人这么亲近?

    蛋糕被粗暴地扔在桌上,周轼走过去,冷冷道:“放开我的猫。请你离开。”

    牛奶糖还记得他,顾荞安很是欣慰,

    鼻子一酸,差点热泪盈眶,跟牛奶糖抱头痛哭。

    可他从来不在人前哭鼻子。

    一来他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他一哭,对方总要千方百计安慰他。

    二来他也不想让别人发现,这么大还是个小哭包的丢脸事迹。

    所以他努力调整呼吸,倏地起立,丢下一句“周老师再见”闪电般离开。

    周轼当他听话离开,很是满意。

    雪球喵喵地叫,仿佛依依不舍般,撒丫子追了上去。

    顾荞安跑得快没注意,砰的合上大门,阻止了雪球的前进,急得雪球不停挠门。

    留在原地的周轼:“......”雪球你到底站哪边的!

    门外的顾荞安终于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抽泣了会,他又咧嘴笑,泪珠子还挂在脸上。

    真是又哭又笑。

    记挂这么久的牛奶糖终于找到了,走得匆忙,都没有好好看两眼。

    他只记得抱它时,依稀感觉略略硌人的骨头。

    是吃的不好住的不习惯吗?还是周轼没有照顾好它?

    还是有机会再见面的。

    它就在对门。

    只是它的主人似乎不喜欢自己。

    泪水盈盈的眼睛染上一丝忧愁。

    ***

    第二天。

    趴在门上听了半天墙角,确定对方在家。

    顾荞安才站在邻居家门前,紧张地搓了搓手。

    三个摄像头唰地对准他,那架势,像是随时能放出暗箭。

    可以说相当兢兢业业了。

    顾荞安轻轻按了下门铃,心里泛起了愁。

    万一周轼在监控里看到自己,吃准了不开门怎么办呀?

    出乎他意料的是,三秒之后,大门咔擦一声开了。

    周轼穿着白衬衫西装裤,打着领带一丝不苟,风度翩翩。

    他在家一直穿的这么正式吗?大作家果然严谨得很,周荞安想。

    还没等他说明来意,周轼例行丢出冷冰冰的一句话,“再骚扰我就报警了。”

    顾荞安忙举手表诚意:“周老师,没有没有,我做了点心,想请你尝尝。”

    周轼撇了撇嘴,又想来讨好爸爸求上位了是吧,拿走,爸爸不......

    “吃”字在心里打了个转,就听到对方抢先说,“是加了红豆馅儿的粘糕哦。”

    周轼愣了下。

    粘糕通常不加馅儿,外头卖的大多是纯粘糕,很少会有人特地加红豆馅儿。

    他喜欢吃加了红豆馅的粘糕,这家伙怎么知道?

    他家阿姨最近辞职,算起来,有段时间没有吃到它了。

    灯光下,雪白的粘糕散发着香甜的味道。

    顾荞安眨着眼睛看着他,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其实内心是没底的。

    昨晚熬夜做的功课,能不能拉波好感就靠它了。

    周轼悄咪咪咽了咽口水,一盘粘糕就想把我收买?你爸爸是这么随便的人吗?

    他哼了声,“拿走,不吃!”

    正说着,雪球摇着尾巴凑了过来。

    顾荞安不管不顾往里走,将粘糕放在桌上,抱起雪球,完全将他的逐客令当成耳边风。

    周轼:“……”

    餐桌上的粘糕散发着诱人的香甜。

    他嘴角动了动,其实还是挺想吃的。

    肯定做的很难吃,这么想着,拎起一块放进嘴里。

    嗯,他怔了下。

    这么好吃肯定不是他做的,肯定是订的外卖倒进碗里,假装亲自做的。

    偷偷看他一口一口地吃起来,顾荞安略略放下心来。

    怀里抱着雪球,他随意地四下打量了下,随即愣了下。

    随处可见乱丢的衣服,餐桌尽头几份外卖餐盒,泼洒出来的猫砂……

    大作家的屋子有些......凌乱啊。

    周轼觉察到他的眼神,眉毛一扬,吼道:“看什么看!保姆辞职了不行啊!”

    超级理直气壮的。

    意思是,保姆在时,爸爸的屋子干净着呢。

    顾荞安暗暗咋舌:保姆不在,你自己就不能稍微收拾下?

    咽下最后一口,周轼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

    被喂饱的他像一只被顺毛的猫咪,看着顾荞安与雪球亲热,也不生气,随口问:“你怎么做到让雪球跟你玩得这么好?它平时可高冷。”

    顾荞安腼腆地笑了下,“因为它救过我的命。”

    他从在宠物医院打工到店内失火雪球救他的经过说了遍。

    周轼全程冷漠脸,内心呵呵哒。

    编故事呢这是,还有模有样给雪球取了个牛奶糖的名字,当我三岁小孩呢。

    不就是想要抱大腿求角色嘛,有本事你直说啊,说了也不给你。

    雪球是在他最灰暗的那段时光,弟弟送给他的,才不是他口中的流浪猫。

    他也懒得揭穿,懒得再跟他费口舌。

    既然他从前是个兽医,肯定知道如何讨好雪球。

    竟然放他跟雪球玩了这么久。

    等下一定要送雪球去洗个澡。

    顾荞安看不懂他的表情,只知道屋子里乱糟糟,猫砂好久天没清理了,食盒的猫粮堆成小山,饮水似乎也不新鲜。

    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周老师,我帮你打扫屋子,好吗?”

    周轼:“……”又来了又来了,讨好爸爸没用!

    他抬手指了指门,给了他一个“赶紧滚”的眼神。

    顾荞安有点怵他,听话地滚了,临走时,还乖巧地带走了空盘子。

    他回到家,灌了满满一大杯牛奶。

    喝完奶的小荞安没有像往常一样元气满满,反而心事重重。

    牛奶糖没有被照顾好。

    乱糟糟的环境也让牛奶糖的活动范围缩小了。

    他想帮助牛奶糖,但周轼的态度让他无从下手。

    他有些犯愁。

    他想啊想,对策还没想出来,徐知突然通知他,给他签了《江湖》剧组里的小角色,准备入组拍戏。

    虽然依旧是个小炮灰,但却是个出彩的小炮灰。

    夏青,女主角的弟弟周亦洲,纨绔子弟,被宠坏的小孩,骄横跋扈心却不坏。

    看不惯男主角,常常在男主女主间搅和,结局是为了救姐姐而死。

    是个纯真可爱又带些悲剧色彩的人物。

    入组十天,片酬比平常高出一倍。

    他放心不下牛奶糖,却也不能辜负经纪人的一片苦心。

    他知道经纪人看他快付不起房租才帮他一把。

    因为前天在公司,跟同事聊天,无意提了一句快付不起房租了。

    不小心被经济人听到,当时还深深看了他一眼。

    ***

    在剧组呆了十天,一杀青,他便火急火燎地要回家。

    “听说你跟周轼做了邻居。”

    快到小区,徐知突然问他。

    顾荞安惦记着牛奶糖,嗯了一声。

    徐知说:“那你要好好把握机会,近水楼台先得月,《死亡快递》选角到现在还没定,你主动点,说不定还有机会翻身。”

    顾荞安迷糊道:“嗯。”

    徐知略吃惊,“想通了?愿意放下身段抱大腿了?”

    顾荞安:“嗯.......啊......”

    他回过神来,惊恐地望向徐知,“不是......没有......”

    徐知好笑地摇摇头,心想他怎么可能会开窍。

    小区到了,徐知还在交代:“就盼着这部戏大点水花,你这个角色要是爆了,以后也许能混个男二当当。”

    顾荞安心里惦记牛奶糖,附和地一叠声地说:“是是是,徐大哥,你路上慢点,我先走了。徐大哥再见。”

    说完下车一溜烟地跑了。

    徐知当他急着回去打游戏刷微博,无奈地摇头,还是这么不上进,一点长进都没有。

    顾荞安正发愁以什么理由见牛奶糖,谁知一出电梯就在楼道里发现牛奶糖的身影。

    好脾气的顾荞安简直气炸了。

    之前只当周轼不会照顾牛奶糖,哪知他还这么不负责,竟然差点让牛奶糖走失。

    他把牛奶糖带回家照顾了一下午。

    他打算等周轼晚上回来,疾言厉色教育一番,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保证从今以后认真照顾牛奶糖。

    晚上,听到隔壁开门的动静,顾荞安走出去。

    周轼的目光落在他怀里的雪球身上,冷声问:“雪球怎么会在你手里?”

    顾荞安用他自认为很严厉实际很温和的语气说:“我在楼道里捡到他,你把它弄丢了。”

    周轼想起对着楼道的窗户被他打开透气,雪球又从窗户跑出来了。

    这种情况发生不是一次两次,雪球每次在外面逛够了也会自己回家。

    他习以为常,所以表现地极为淡定,“噢,给我吧,谢谢你。”

    周轼无所谓的态度像是一股冷风,将顾荞安脑子里想说的话吹走了。

    他猛然醒悟,自己并不能让周轼改变分毫。

    牛奶糖依旧会吃不好睡不好,依旧会走失。

    也就在此时,他的思维突然转了个弯。

    反正他照顾不好牛奶糖,那不如给牛奶糖换个能好好照顾他的主子。

    “能不能......”

    想说的话刚冒了个尖,他又顿住。

    周轼不管照顾得好不好,他至少跟牛奶糖朝夕相处了两年,是牛奶糖合法的主人。

    自己一来不是从来没有真正领养过牛奶糖,二来这些年没有照顾它一分,于情于理都无法理直气壮地开口。

    周轼冷眼瞧着他。

    支支吾吾,扭捏半天,脸红成西红柿。

    周轼心里逐渐有了数。

    吼吼,消失了十天,终于懒得做表面工夫了对吧,要开门见山求包养了是吧,来吧,说出来,让爸爸好好教你学做人。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