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小说 >

怪谈无终_ 第十一章 震后悲剧-

时间:2021-02-09 01:2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木筱松小说怪谈无终 第十一章 震后悲剧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我放下筷子看了看桌上的张总,又看了看众人,说:“当时我跟老爸进了张叔的办公室之后,老爸坐下就说:‘当初你给聂小军找到饭辙,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他在那大车店还有一个难友,你知道吗?’”

    “哦?还有这茬?”张总冲着聂小军问。聂小军点点头,“一个六七岁的流浪孩子,就是今天的杨小山!”

    老爸接着说:‘小山子命苦啊!不到两岁,他父亲杨傻子就得暴病死了,他妈带着他过日子,可寡妇门前是非多,总是挨欺负,她就带着山子走(嫁)到了马庄子,嫁给了马老二,这马老二还算厚道,只是他哥哥马瞎子那是三字经横念着:人性狗,这货天生一眼残疾,是个独眼龙,经常欺负这娘俩,常常打的山子哇哇的哭,村里人都鄙视,但惧其淫威,也不敢出头。

    地震的时候,山子的后爹和山子妈都遇难了,山子睡觉的位置,头部上方有一对箱(农村的一种家具),构成了一个死角,才侥幸生还。而马瞎子住的是前院的草房,上部轻,没有倒,所以他到没遇险,真是好人不长寿,这缺德玩意反倒保全了。见山子爹妈都死了,山子反倒活了下来,这货独眼一眨,怒从心起,心说,这小子又不是我马家的种,他将来还得分我马家的家产,只当是打这个小杂种!就寻个理由,追打小山子,乡亲们都拉着,孩子仓惶逃跑了。恰好他姥姥家打发山子二舅刘文华来看姐姐一家安危,正好看见这一幕,那刘二当时十四五岁,血气方刚,登时就跟马瞎子拼了命了,俗话说:秃子狠,瞎子愣,一只眼的发豪横,马瞎子啥都敢使,拿个三齿子(一种农具,俗名大挠钩)就向刘二招呼,同村的村民见刘二不过是个半大小子,怕他吃亏,都给拉开了。

    这刘二骑车回家,找大哥一番哭诉,刘家老大刘文峰也不是吃素的,一脸横丝肉,在大队的豆腐房当师傅,平时也是没人敢惹的主儿,此时正带着徒弟们清理地震后豆腐房的废墟,听了二弟哭诉,一挥手,马上过来几个徒弟,套上大骡子车,直奔马庄子而来。见面三两句话就打起来了,马庄子社员平时遭马瞎子欺负,怨恨已久,此时躲的远远的,不肯出来解劝,这下马瞎子再狠也没用了,直接被打断了腿!从此马瞎子有了新外号——瞎瘸子!刘家人打完马瞎子,扒出山子娘的尸体,拉走了。留下几个人会同邻居们,寻找小山子,没有找到,这孩子丢了......

    后来瞎瘸子告到公社,要求刘家赔偿医疗费,公社派人调节,把双方叫到一起,马庄子大队的大队干部列席。刘家提出,赔偿医疗费可以,先把孩子交出来!马庄子的大队干部,因为马瞎子平日里打这个,骂那个,偷东家,摸西家的,闹的全村麻烦不断,恨他,就给他挖坑、下药,对他说:‘他们把咱腿打折了,得赔偿咱医疗费,这是必须的,可咱也得把孩子还给人家呀!’瞎瘸子当时就急了,‘我知道那王八羔子跑哪去了!你向着哪边啊?不用你们管!’大队干部正好就坡下驴!‘嗨!这是你说的啊!不用大队管,以后不要找大队,走!’一挥手,马庄子大队干部都走了。刘老大更不是省油的灯!一拍桌子,‘说我打人?总比打几岁的孩子强!没有初一,哪来的十五,你要不虐待儿童,有我打你这个事吗?你打听打听,我刘老大从来不打人,因为你不是人!!!交不出孩子,一切免谈!’一挥手,刘家的人也走了。公社来调节的干部只好摇摇头,跟着走了,此事最后不了了之。

    闹归闹,刘家这哥仨,为了找回这个孩子,可真是费尽了心机。大喇叭喊,托人打听,贴寻人启示,诸多方法都用过了,就是没有半点消息!刘家老大和老二,都在大队豆腐房,当时大队做豆片,不是向国家交,是由社员分头用自行车带着串各村庄去卖,刘老二就利用这个机会,找遍了周围几十里范围内的村庄,看到相似年龄的孩子就凑上前打亮,四五年过去,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再后来,大队分田到户,刘家把豆腐房承包下来,干得挺红火。刘家老二又另起炉灶,建起了自己的豆腐房,逐渐扩展,从豆腐、豆片到豆浆、豆皮等一系列豆制品,后来发展到豆油、豆粕。香油等制作,越搞越大,成了本地一土豪。

    刘家老大刘文峰临死的时候,紧紧抓着老二刘文华的手,哆嗦着说:‘到了那头,我没脸见你大姐呀!咱家人口多,你们当时年龄小,为了这个家没让她早找婆家,想让她在家多捞两年工分......等大了再找,没有好人家了,好不容易对付一个杨傻子,谁知道他又是个短命鬼,你大姐自己拉扯孩子,不容易,是我非劝她改嫁的,谁料想地震呢,又遇上个难做(不是东西)的大伯子,把孩子还弄丢了......现在咱生活好了,天天过年,一天吃的肉比她一辈子吃的肉还要多啊!她可是一天好日子也没过上啊!......那个孩子咱接着找,咱永远不能放弃......’

    ‘其实山子并没有走远,他跑到了河套,在还乡河里玩,当时正赶上落水,水面刚没过脚板,山子趟过了河在对岸玩,谁想这时候涨水了,他被困在了对岸,想想回家也是挨打,就走远了,这河对岸不是他们县的地界了,孩子一路瞎溜达,就到了小军干活的地方了。小军问了他的情况,才知道这也是个孤儿,比自己还要弱小,心中不免难过起来了。当时呢,那店里的老头非常喜欢小军,把他平时的累活都给包了,又不用给工钱,心中过意不去,又可怜小军是孤儿,家里做了差样的东西,总是想着小军,正赶上老头的老伴给小军拿来一个大菜饽饽,山子眼睛像掉出来一样看着,可又不敢要。

    小军善良,只掰了一点尝尝,就都给了小山子。咳,这么可怜的孩子,又这么小,也许长大后印象深刻的高兴事不会很多,这个大菜饽饽就深深的烙在了孩子记忆的深处!后来啊,一个石家庄人,来这边探查亲戚的安危,当时公共交通都已中断,书信、电话、电报统统不通,通往唐山一带的汽车,不管什么车,只要停下来,就会有人往上爬,轰都轰不走,这个石家庄人,就用这种方式来到了无终,又租了一辆自行车,骑几十里到了镇上,发现亲戚已经遇难并被亲属安葬了,天色不早,就住在了这个店里。见到山子很喜欢,得知山子是震后孤儿,更是心存怜悯,想想自己已经四十岁了,还没有孩子,就打算认作义子,问问没主,就给带走了。可他万万没料到,到家刚跟老婆一说,他老婆便暴跳如雷,我刚四十岁你就认为我不能生了?……以下不必细说,山子被赶了出来,几乎是瞬间的归属感就再次变成了孤儿!后来山子就流落在外乡的街头了,再后来大点了,就跟街头流氓混在一块了。几次严打,几乎每次都少不了他,最后一次以倒卖弹 簧刀被劳动教养!当时,公安部门对这种放出来的人是给出路的,就给安排在了一个货运公司做临时工,后来,货运公司倒闭了,司机们纷纷自己买车跑运输去了,个别的开了车辆修理店,他就在修车店里帮忙,后来几个老司机办了驾校,他就到驾校上班,在驾校学会了开车。后来在一次冲突中,他冲在前面,受伤到医院包扎,那时候,聂小军已经是该医院的外科主任,巡视时被小山看到,小山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当初给自己菜饽饽的大哥哥聂小军!……

    所以说,这是外甥撞了自己舅舅的车,他们人民内部矛盾就让他们自己内部低调解决好了!’张总这个时候挑起了大拇指说:‘高,实在是高!我知道你是来找我托关系请小军看病的,这样吧,这号我给挂了,医疗费我也给出了,放心这看病的事没问题!’我呵呵一笑说:‘我说过我是来找你看病的吗?’”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